Load mobile navigation

如何面对居家隔离生活?听听国际空间站宇航员的专业建议

美国航天总署航天员克里斯. 卡西迪在国际太空站凝视着穹顶外的景色。 他在2013年8月登上这个绕行地球的轨道实验室,担任远征36(Expedition 36)任

美国航天总署航天员克里斯. 卡西迪在国际太空站凝视着穹顶外的景色。 他在2013年8月登上这个绕行地球的轨道实验室,担任远征36(Expedition 36)任务的飞行工程师, PHOTOGRAPH BY NASA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MICHAEL GRESHKO 编译:邱彦纶):宇航员克里斯. 卡西迪(Chris Cassidy)将在国际空间站(International Space Station )待上六个月的时间,该如何在狭小空间度过漫漫长日? 他可是专家呢!

克里斯. 卡西迪即将进行隔离检疫──对即将发射前往国际空间站的美国航天总署(NASA)航天员来说,这不过是例行公事罢了。 不管是否有疫情大流行,这些美国航天总署的航天员都会在发射前被隔离两个星期,以确保他们不会把任何病菌带到国际太空站上,美国航天总署将这个措施称为「健康稳定」(health stabilization)。 美国航天总署还表示,为了以防万一,正考虑让卡西迪和其他机组员在飞行前进行COVID-19(新冠肺炎)的检验。

前海豹部队(SEAL)的美国海军上尉卡西迪将在4月9日,与俄罗斯航天员阿纳托利. 伊凡尼辛(Anatoli Ivanishin)和伊万. 瓦格纳(Ivan Vagner)一起乘坐俄罗斯的联合号(Soyuz)火箭,发射前往国际太空站。 这是卡西迪指挥的远征63(Expedition 36)任务的一部分,三人将在太空站上共同生活和工作达六个月之久。 这也是卡西迪的第三趟太空之旅,他曾于2009年进行航天飞机飞行和2013年停留国际太空站期间,在地球轨道上航行了182天。

卡西迪正在俄罗斯星城(Star City)进行发射前的准备工作,他在电话采访中与我们即将聊到即将执行的任务,还有像COVID-19大流行这样的事件,会如何影响他的地球轨道实验室任务。 (本访谈为因应篇幅和清晰性,经编辑处理。 )

这是您在2013年之后第一次回到国际空间站,当您回去时,您最期待的是什么呢?

我真的很期待看到熟悉的面孔──飘浮穿过舱门,看到安德鲁和洁西卡【美国航天总署的宇航员安德鲁. 摩根(Andrew Morgan)和潔西卡. 梅尔(Jessica Meir)】,并给他们一个大大的拥抱,那会是个美好的时刻。 如果您在电视上看到那些情绪──微笑和大笑──那都是真实的。 我们是一起工作的朋友、同事,但我们也是共同经历超酷事物的人类。 我迫不及待地想要在最初的几个小时里,体验这一切。

当然,欣赏窗外的景色总是让人目眩神迷,但我们(在摩根和梅尔回到地球之前)的交接时间有限,所以我只想在那个星期尽量吸取他们的经验,毕竟过几天后他们就会离开了。

考虑到COVID-19的大流行,我不得不说现在准备发射是个相当不寻常的时间点。 这给您和您的同事带来了哪些挑战?

有趣的是,其实发射前的准备工作并没有什么不同,我们机组员的检疫工作与我先前习惯的检疫工作非常类似。 真正奇怪的地方是其他人也都处于隔离检疫的状态。 要保持「社交疏离」(social distancing)这样的概念不仅仅是我们三位机组员的事,而是每个人都得如此。

另一部分就没那么操作性,而是比较偏向支持性质。 我们得要检视所有参与发射人员的不确定因素:朋友、家人、美国航天总署的支持人员。 这些事情全都瞬息万变,我敢肯定,您的生活在过去的七天一定也是如此充满变化。

保持社交疏离的政策首度让许多人得在家工作。 国际空间站可以说是在地球上、或着说是地球附近最极端的在家工作环境。 关于这点,你对大家有什么建议吗?

(大笑)好吧,我认为规律作息是最重要的。 在国际空间站时我们别无选择,任务控制人员会告诉我们在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情,但是我在军事部署时也有这样的经验。 有时候,在我们海军的军事部署行动中会有些空档,我们发现让大家保持某种正常的规律作息,确实会比较健康。
如果每个人都很懒散,睡到11点才起床,也不梳头发或刷牙,那么您不但看起来很糟,而且感觉也会很糟,更会陷入绝望之中。 因此,我建议大家的最基本原则,就是要依照周一至周五的规律作息生活。

根据目前的计划,您要在国际太空站上头待到10月,您有什么想法呢? 您会怎么处理与地表事物的分离呢?

很有可能的情况是我会在10月时回到地球,希望老天保佑,COVID-19的大流行到时候已经结束,大家将开始尝试恢复正常的生活,就像911事件之后的几个月一样。 这得要花一些时间,但最后生活会恢复到接近正常的状态,或是另一种新定义的正常。

我会在太空站上度过整个春天和夏天,这对我来说真的很有趣。 当然,我一定会非常忙碌。 我大部分的时间会独自待在太空站上,并期待迎接SpaceX载人飞龙号(Crew Dragon)任务把我的同事──道格. 赫尔利(Doug Hurley)和鲍伯. 贝肯(Bob Behnken)带到太空站来。 因此我会处在行程满档的状态,我的心思也会全力投入,但我仍然还是会与家人、亲人和朋友聊天、交流和发送电子邮件,我会间接地透过他们参与地球上的生活。

我当然不会与地球上的生活断绝关系,然后认为,哦,这不关我的事。 这当然与我有关,因为我的家人就在这里生活着,我的朋友和同事,也都即时的经历地球上的一切事物。

相关报道:NASA宇航员向居家隔离的人们提供建议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cnBeta:外媒BGR报道,断绝与家人和朋友的联系,定量配给物资,在家里过上几个星期的隔离生活。当谈论在面对新型冠状病毒大流行的新生活方式时,很容易联想到国际空间站上宇航员的生活。目前,由科学家组成的一支宇航员团队正在国际空间站中,他们是由自我隔离的大师组成,而其中一位科学家--美国宇航局的 Jessica Meir---最近提供了她自己的一些见解,介绍了如何在这个特殊的时代里保持安全。

Meir透露,生活在一个遥远的地方,远离地球上的任何与大流行病相关的灾难,是多么奇怪的事情!罢馐俏颐窃谏厦嫦肓撕芏嗟氖虑椤。 Meir表示:“在我们关注地球的整个过程中,我们一直在这里度过,而我们似乎将完全回到另一个星球上,这对我们来说是非常奇怪和有点超现实的!

“但我认为,有很多事情,人们可以做的事情,让他们的事情变得更容易一点,而我们在这里做的一些事情,就是尽量坚持我们的常规事项,我们确保坚持我们的锻炼,以保持健康,”她说!拔颐侵,锻炼不仅对我们的身体健康很重要,而且对我们的心理健康也很重要,这是我们在这里强调的!

国际空间站上的宇航员有一整套的健身装备,他们可以在太空中挥洒汗水。Meir和她的同伴科学家们总是留出时间来确保他们保持健康,由于低重力环境,这一点尤为重要。如果没有重力不断地作用于人体,肌肉会迅速退化,因此,他们要想方设法保持健康,这对他们至关重要。

这和大流行期间为了避免病毒传播而在家里自我隔离并不完全一样,但很多相同的规则仍然适用。在家里锻炼是我们都可以做的事情,无论是像仰卧起坐或俯卧撑这样的运动,还是像瑜伽这样更放松但仍能让人参与其中的运动,都是我们都可以做的。

相关报道:如何应对与世隔绝的生活:听听宇航员的建议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新浪科技(任天):与世隔绝的空间站上,我们能从他们那里得到什么建议呢?你可以试着像宇航员一样生活。尽管没有在失重状态下漂浮,也没有进行任何开创性的实验,或是从太空中看地球,但你可以在家里待上几天,在室内工作、锻炼,而且只吃包装袋里的冷冻干粮。这是一种富有探索精神的尝试,可以让我们了解生活与世隔绝,而且一天24小时被限制在同一个地方是什么感觉。宇航员们在国际空间站上的生活就是如此,也许未来火星上的定居者也会经历这样的阶段。

如今,为了减缓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播,全球范围内无数的人都开始停止社交活动,每天绝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家里已经成为常态。那么,我们应该如何适应新的生活习惯呢?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的两位专家分享了他们的建议。

第一位是宇航员凯尔·林格伦(Kjell Lindgren),他在2015年与5名宇航员一起在国际空间站(ISS)生活了141天。第二位专家是乔斯林·邓恩(Jocelyn Dunn),她是一名人类表现工程师,在2014年和2015年,她与5名志愿者参与了夏威夷太空探索仿真与模拟计划(Hi-Seas),并在一个圆顶的房子里住了8个月。以下,就是他们对隔离生活的建议。

保持忙碌,制定一个时间表

在国际空间站上,宇航员将时间表的最小单元设置为5分钟,完成包括实验、设备维护、电话会议、吃饭、锻炼等生活内容。林格伦表示,即使一个人待在家里,从事有意义的工作也会很有帮助,即便不是你平时的工作!叭绻隳茉诩夜ぷ,那将非常幸运,”他说,“很多人没有这样的机会。不过,找到其他一些有意义的工作确实有助于让时间过得更快。这是身处空间站的一大好处。这项工作可以让6到9个月的时间很快过去!

林格伦目前待在家中,与妻子和三个孩子保持一定的社交距离。他表示,自己每周都会和孩子们讨论他们想要实现的目标,并确保在常规学业之外留出时间来完成这些目标。

邓恩建议,我们可以将一天分成若干部分,通过锻炼或散步进行过渡。在参与夏威夷太空探索仿真与模拟计划期间,工作人员会在一天的工作结束时,通过集体锻炼过渡到休闲时间。她说:“当你在家工作时,你很容易会一直工作,永远不会休息!

在后来进行的研究中,邓恩和同事们还观察了三个团队如何在这个面积不到139平方米的生活空间中打发时间并自我组织的,这些团队分别执行了4个月、8个月和12个月任务。结果表明,在获得自主权的情况下,大多数人花在不同活动上的时间大致相同。

具体而言,参与者大约会花7到8小时睡眠,花3到4小时做休闲活动,在个人活动上花大约3到4个小时,锻炼一个半小时,吃饭两个小时,还有半小时的个人卫生事务(之所以这么少是因为淋浴时间非常有限,毕竟这是在模拟火星上的生活)。其余的时间基本都花在工作上。

不要老是想着消极的一面,原谅自己的错误

林格伦回忆起在“远征44/45”任务时曾花了3个小时修理健身器材的经历。他一直到修理结束时才意识到所用的支架不合适。原来他在机器右侧安装了一些原本要安装在左侧的东西,最后不得不撤消和重做所有的工作。

“我真的很沮丧,地面上的人给了我很好的建议。他们要求我提供反馈意见,以便更清楚地提供指导意见,让所有人都能从我的错误中有所收获,”林格伦说,“他们告诉我不要为此感到难过,要继续前进,否则会影响我做其他事情的能力。这种心态在空间站上对我们帮助很大,我认为在现在的情况下也会很有帮助!

因此,林格伦表示,如果你忘了到商店买卫生纸或忘了烧晚饭,都不必太着急。

向团队成员传达你的期望

林格伦还指出,重要的是要管理好自己的预期,以及你的团队或与你一起生活的人的预期。并定期讨论这些期望是什么。

在夏威夷太空探索仿真与模拟计划的营地,邓恩的团队成员们制定了分配家务的计划。他们还在每个星期天抽出时间来汇报前一周的情况。她说:“我们会花一个小时来讨论上周的情况,反思进展顺利的事情,以及进展不那么顺利的事情,然后看看下一周会遇到什么挑战。我们认为这是一个安全的地方,可以把我们遇到的任何挫折都提出来!

和团队成员一起做有趣的事情,但也要花时间独处

“就像我们现在的家一样,空间站既是我们的实验室,也是我们的家。因此我们得想办法一起玩。了解你的团队也很重要。有时候,人们也需要独处的时间来减压,”林格伦说道。

在执行任务的俄罗斯部分,机组人员以集体晚餐结束了一周的工作。在美国部分,宇航员们有电影之夜!拔颐腔岣谴阈±裎,”林格伦说,“周末的时候,我们花了很多时间准备一些只有在失重状态下才能玩的游戏。那很有趣,是我最美好的回忆!

在地球上,林格伦的家人会尽量安排社交活动,比如每周一次的电视节目。他说:“任何与工作不一样的事情,比如通过视频会议与你所爱的人保持联系等,都是很有帮助的!

在国际空间站工作了一年的NASA前宇航员斯科特·凯利(Scott Kelly)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即使是在远离地球的空间站里,他也会腾出时间来做一些有趣的活动。包括看了两遍《权力的游戏》。

对于那些发现自己花了更多时间与家人相处的人,邓恩提醒道,我们也要安排独处的时间。她说:“Hi-Seas计划的一个主要收获就是,在封闭环境下安排独处时间的重要性。你可以说自己需要30分钟来做一些调解或写日记,或者只是不想和别人交谈,这些都没问题!

坚持锻炼

从太空回到地球后,宇航员们会发现自己的行走能力受到了挑战,因此他们很容易激励自己去锻炼。不过,当我们在自己家里与外界保持距离时,也可以从他们身上学到一些经验。

林格伦说:“我们每天有两个小时的时间来锻炼,这些都被列入日程。这就像工作要求一样,让锻炼变得简单!

林格伦再次指出,我们可以通过消除尽可能多的障碍,让自己在地球上的生活变得更容易。现在,林格伦每周都和宇航员伙伴们通过视频聊天进行一次集体锻炼。例如,他们会安排在特定的时间锻炼,提前在电脑上排队进行网络锻炼,并提前准备好你需要的任何装备或衣服。

“锻炼是至关重要的,”林格伦说,“尤其是当我们因为当前的形势而承受这种潜在压力的时候,锻炼提供了一种生理和心理上的释放!

随时注意压力水平

作为研究的一部分,邓恩跟踪了团队成员在隔离状态下8个月的压力水平,以及被隔离一年的团队成员的压力水平。尽管时间长短因人而异,但参与者倾向于遵循相似的模式。

每个人一开始都有很高的生物压力水平,但他们对此的感知水平较低,这可能反映了他们最初进入穹顶房子时的兴奋。但大约6个月后,参与者的生理和自我感知压力水平都升高了。大约在同一时间,人们开始改变他们的睡眠习惯,以避开彼此。习惯早起的人比以往起得更早,而夜猫子会睡得更晚。

邓恩的研究也证明,清醒时的心率是人体生理和感知压力的良好指标。尽管很多可穿戴设备都可以追踪清醒时的心率,但邓恩表示,我们其实并不需要高科技设备。你只需要在醒来时,检查一下自己,看看心跳是否加速。

邓恩说:“原因在于你的昼夜节律——褪黑激素让你入睡,而压力激素让你醒来。因此,如果你已经因为隔离的压力或其他因素而产生了更高的压力激素,那么清醒时较高的心率就代表了你的整体慢性压力水平!比绻闱逍咽钡男穆仕媸奔湓黾,那么你就可能需要改进一下应对策略。

预料冲突会发生

就在邓恩的研究计划进行到6个月左右时,参与者开始变得更具对抗性,更加容易表达自己的不满。研究人员称之为“第三季度现象”,当人们要在具有挑战性的条件下完成任务时(如宇航员),就会出现士气下降的现象。

“‘第三季度现象’可能会在任务中间阶段开始,”邓恩说,“人们开始觉得看不到任务会真正地结束,一切新奇感都消失了。你可能需要找到一些内在或外在的动机来保持良好的行为,让你与一起生活的人相处得更好!

邓恩表示,人们往往也会在第三季度进一步孤立自己,这让他们的情绪一直很低落。因此,定期与朋友和家人联系是至关重要的,即使你已经感觉很不情愿。

有趣的是,当邓恩将她的任务数据与隔离12个月的参与者数据进行比较时,发现同样的问题在6个月左右出现了。在每个组别中,第三季度的冲突都有所增加,但也可能是大约六个月的共同生活会让人们彼此感到不安。

邓恩表示,人们一开始可能会表现得很好,但几个月后,他们就会开始养成最坏的习惯。她建议,当冲突发生时,我们应该重新关注自己的习惯,树立良好的行为模式。

尽管人们很想知道保持社交距离的状况何时才能结束,但没有人确切知道这将持续多久。因此,很难预测我们个人情绪挫折会在什么时候出现。对一些人来说,可能需要六个月才会出现“第三季度现象”,而对另一些人来说,两周可能就会出现类似的情况。这显然是一个期望的问题。
在心理上做好长期准备

“我们(宇航员)的经验与如今全球所发生的情况最重要的区别在于,我们是自愿执行自己的使命的,”林格伦说,“我们知道自己将面临什么,并有机会为此做准备。不幸的是,我们的社区在没有做太多准备的情况下就陷入了如今的困境,他们不得不学习如何快速应对压力!

宇航员们知道他们的任务将持续多长时间,而且任何变化都很难应对!暗蹦阍谀院V薪⒁桓龊问狈⑸、何时返回的模型时,改变发射或返回日期将是非常大的挑战,”林格伦说,“我试着不去设置倒计时,这样如果有什么变化,我就不会在时间表上投入太多情绪!

他认为,明智的做法是在心理上做好长期准备,并对任何减少限制措施的情况感到惊喜,“这并不像反过来那么难!

提醒自己要有大局观

林格伦指出,如今人们在地球上的使命归根结底就是;に娜艘约罢錾缜慕】岛桶踩,“如果你想的是合作并解决;,而不是彼此不和,那将带来巨大的好处”。

他表示,这意味着我们必须优先考虑自我照顾,或者做一些让我们有益的事情,比如锻炼、睡眠和健康的饮食,就像在为某项任务做准备一样。这不仅可以帮助我们的家人,也可以帮助整个社区。

“如果我们能像一个团结的整体一样来看待这场;,而不是只关注个人,那将会带来巨大的好处。在我们的家庭里,我们都是团队成员,而在我们的社区、国家和全球社区里,我们同样也是如此,”林格伦说道。

因此,他建议,如果你有两包卫生纸,那么在看到有人在超市里争抢时,你可以让给他们一个,“像这样表达爱意的小举动可以大有帮助”。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神秘的地球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国际空间站 宇航员
京东彩票平台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