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巴西亚马逊部落传出COVID-19新冠肺炎死亡病例 如何避免灭族惨剧发生?

伊塔瓜伊河(Itaquaí River)蜿蜒穿过巴西最西边的亚马逊地区,深入查瓦利溪谷原住民保留区(Javari Valley Indigenous Terri

伊塔瓜伊河(Itaquaí River)蜿蜒穿过巴西最西边的亚马逊地区,深入查瓦利溪谷原住民保留区(Javari Valley Indigenous Territory);在这个广大的保留区内,有着全球最遗世独立的未接触部落。 医疗专家和人权倡议团体担心,假如新型冠状病毒传播到这些原住民部落中,可能会发生灭族惨剧。 他们呼吁巴西政府采取紧急应变行动;ふ庑┐嗳醯牟柯,不要让外人进入原住民领域。 PHOTOGRAPH BY NICOLAS REYNARD,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墨西哈特特马村位于罗赖马州的亚诺玛米原住民保留区,这里的族人一直极力避免与外界接触,甚至不愿与其他亚诺玛米族的部落往来。 然而,在村外不到两天路程的地方,已经有

墨西哈特特马村位于罗赖马州的亚诺玛米原住民保留区,这里的族人一直极力避免与外界接触,甚至不愿与其他亚诺玛米族的部落往来。 然而,在村外不到两天路程的地方,已经有非法淘金者的踪迹。 原住民领袖认为,亚诺玛米族出现第一起COVID-19死亡病例要归咎于非法淘金者,他们也担心若不将探矿者赶出去,可能会使像墨西哈特特马村这样的村落灭亡。 PHOTOGRAPH BY GUILHERME GNIPPER TREVISAN/HUTUKARA

生活在亚马逊地区中部欣古河流域的卡亚波族,在现代文明社会的影响之下,正努力保留自己的文化传统。 最近卡亚波族的几个领袖与淘金者达成协议,让他们在COVID-19

生活在亚马逊地区中部欣古河流域的卡亚波族,在现代文明社会的影响之下,正努力保留自己的文化传统。 最近卡亚波族的几个领袖与淘金者达成协议,让他们在COVID-19疫情期间撤出部落领域。 卡亚波族保留区的警戒巡逻队则砍倒林木,将通往保留区的道路都封锁起来。 PHOTOGRAPH BY FELIPE FITTIPALDI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SCOTT WALLACE 编译:黄于薇):巴西重要人权组织会长表示:「这片土地可能会成为COVID-19的温床,在亚马逊雨林的部族之间快速蔓延。 」

日前亚马逊地区的原住民部落首度传出感染COVID-19(新冠肺炎)后死亡的病例,由于原住民族缺乏对病毒的抵抗力,巴西官员和人权团体提出警讯,认为这可能会演变成公卫灾难。

根据在巴西北部的罗赖马州(Roraima)工作的医疗人员回报,有一名亚诺玛米族(Yanomami)的少年在4月9日死于COVID-19,由于他在三周前就已出现症状,令人担心他可能已将病毒传染给众多亲友与邻居。 这位少年平时常经过有许多非法淘金者活动的地区,无从知道他是在哪里染上病毒、又是被谁所传染。

这是巴西第二起原住民死亡案例。 截至目前为止,该国所有原住民部落共有16位确诊患者,分别在属于亚马逊雨林地区的三个州内。 其中有数名患者是科卡玛族(Kokama)族人,生活在位处西部的亚马逊州(Amazonas),感染源是一位负责原住民医疗服务的医生,他近期曾前往巴西南部参加会议,回来后未遵照规定做好自我隔离,使得疫情蔓延到部落中。

在巴西北部、同样属于亚马逊地区的帕拉州(Pará)内,调查人员已透过验尸确认一位87岁的波拉里族(Borari)妇女死于COVID-19。 这位妇女的葬礼在3月底举办,有数百人前往哀悼,却不知道遗体仍带有可能传染的致命病毒。 葬礼上有这么多人群聚,引发各界担忧接下来出现大量确诊病例,可能会让当地原本就十分脆弱的医疗体系彻底崩溃。

截至4月16日,另外新增的三例死亡个案包含了一名78岁的提库那族(Tikuna)长者、一名44岁的科卡玛族妇女与一名穆拉族(Mura)中年男性。

值得注意的是,个案中的波拉里族妇女与穆拉族男性并非来自传统聚落,而是居住在城市中的原住民。

朗多尼亚州(Rondônia)韦柳港(Porto Velho)教区主教,也是天主教人权团体「原住民宣教协会」(Indigenist Missionary Council)会长的罗克. 帕洛斯基(Roque Paloschi)指出:「由于许多人往来于亚马逊地区的各州之间,加上缺乏相关公共政策...... 这片土地可能会成为COVID-19的温床,在亚马逊雨林的部族之间快速蔓延,这在短期到中期内可能会变成一场灾难。 」

通称为联邦公共部(Federal Public Ministry)的巴西联邦检察官办公室在4月8日提出警告,表示可能有「种族灭绝的风险」,并抨击国家原住民基金会(FUNAI)这个原民事务专责机关缺乏作为,未能;ぴ癫柯涿庥谛滦凸诓《疚:。 联邦公共部也再次呼吁应立即撤换里卡多. 洛佩斯. 迪亚斯(Ricardo Lopes Dias),这位福音教派传教士在今年2月获派进入FUNAI,主管孤立与晚近接触原住民部门(Department of Isolated and Recently Contacted Indians)。

迪亚斯是新部族差会(New Tribes Mission)的资深牧师,这个基本教义派差会在1942年创立于洛杉矶,目标是向南美洲的孤立部落传教。 他出任FUNAI这项极为敏感的职务,让许多人担心他会使该部门偏离原本应;す铝⒉柯洳皇芡饨缬跋斓恼铰越巧。

FUNAI的田野调查人员经过数十年的努力,已确认巴西亚马逊地区现有28个极端孤立的部落,而且可能还有多达80个部落尚未被外界发现。 自1987年以来,联邦政府就禁止外人进入已知有孤立部落的领域,主要是为了避免这些部落接触到传染性疾病,因为他们对这些疾病缺乏免疫力。

批评者担心迪亚斯会对传教士和牟利团体擅入孤立部落的行为视而不见,让原住民面临感染疾病、土地侵占以及传统消失的风险。

对于这些指控,迪亚斯予以驳斥,并坚持该部门一直掌控着21个管辖孤立部落领域进出路线的前哨点。

「FUNAI承诺;す铝⒂胪斫哟サ脑∶,这点并没有任何改变。 」他在给国家地理的电子邮件中写道:「我们遵循卫生主管机关的指示,也正在努力以最好的方式控制这场全球健康;。 」

亚诺玛米少年染疫的案例,触动了部落领袖和相关社运人士最为敏感的神经。 在横亘巴西与委内瑞拉边界两侧的高地丛林里有许多偏远部落,大约住着2万2000名亚诺玛米人。 其中许多村落与外界少有往来,甚至完全不曾接触,但已有数以千计的淘金者非法潜入幅员辽阔的原住民保留区,对部落构成莫大威胁。 数周以来,亚诺玛米族领袖们不断向政府提出请愿,希望将采矿者赶出保留区。 染疫的少年来自一个靠近河边的部落,那里已经出现大量采矿者扎驻。

胡图卡拉亚诺玛米协会(Hutukara Yanomami Association)在3月19日发表了一封给联邦卫生与原住民事务主管机关的公开信,信中警告:「你们应该善尽职责,避免传染病循着非原住民入侵者开辟的途径进入我们的家园。 」

社运人士特别担忧墨西哈特特马村(Moxihatetema)的命运,这个聚落有几十名居民,长期以来极力避免与外界接触,甚至不愿与其他亚诺玛米族的部落往来。 (墨西哈特特马村曾因空拍机曝光。 )几年前,探矿者在距离墨西哈特特马村不到30公里处发现金矿,因此早在发生COVID-19疫情之前,亚诺玛米族的领袖们就已经在担心这个聚落会因为采矿者带来的病菌而灭亡。

从卫星图片来看,COVID-19疫情爆发对于亚诺玛米族领域内的采矿活动似乎没有什么抑制作用,但迪亚斯表示他的部门会在近期内新增两个前哨点,藉此管制采矿者进入。 然而,在总统雅伊尔. 波索纳洛(Jair Bolsonaro)领导下,巴西政府正在推动将亚马逊地区原住民领域内的采矿活动合法化。

「唯一的应变计画」

专家表示,让外界远离这些孤立的原住民部落是;に亲詈玫姆绞,而且现在比以往更需要这么做。 圣保罗联邦大学的原住民医疗专家道格拉斯. 罗德里格(Douglas Rodrigues)表示:「在我看来,唯一能够保证这些部落存续的应变计画,就是把入侵者都赶出他们的领地,并且将所有可能有『isolados』(孤立部落)存在的土地列入;。 」罗德里格在亚马逊雨林的原住民聚落已服务40年,他强调:「这是巴西政府的职责所在。 」罗德里格指出,一旦病毒进入集体群居的传统原住民村落,要遏止传染就难如登天。 「他们都是整个大家族住在一起,人口很多,而且习于共享物品、分享食物。 」

在政府缺乏有效作为的情况下,有些部落已经组织起来,设法避免疫情蔓延。 例如居住在亚马逊地区中部欣古河(Xingu River)流域的卡亚波族(Kayapó)就与采矿者达成协议,要他们停止采矿并退出部落领域。 帕拉州塔帕若斯河(Tapajós River)沿岸的蒙杜鲁库族(Muduruku)则张贴告示,明令禁止外人未经许可擅入。 负责;ぢ蘩德碇萑蘸皆∶癖A羟≧aposa do Sol Indigenous Territory)的警戒巡逻队更是加强巡守,同时巡逻队员彼此之间还得保持社交距离。

然而其他地方传来的消息指出,非法采矿、盗采林木及侵占土地的不法之徒可能会利用疫情为掩护,更猖狂地入侵原住民领域。 最近在朗多尼亚州的卡里布纳(Karipuna)部落领地内,链锯机的刺耳噪音和机具运作的隆隆轰鸣连日响彻林间。 卡里布纳原住民协会(Indigenous Association of the Karipuna People)表示,这些外来者在部落领域内肆无忌惮地伐木垦地,族人只能无助地在远处看着。

3月31日,在马拉尼昂州(Maranhão)的阿拉里博亚原住民保留区(Arariboia Indigenous Territory),一位瓜加加拉族(Guajajara)的部落领袖札西科. 罗德里奎兹(Zezico Rodrigues)被人发现死在村外,死因是枪杀。 调查人员目前尚未锁定嫌犯,但瓜加加拉族正与盗伐者交战,自去年11月以来已有五位族人因此丧生。

波索纳洛总统的支持者是否会在这场疫情风暴中发现可乘之机,利用这个意想不到的机会赶走孤立部落、掠夺他们的资源?

已退休的FUNAI资深官员席德涅. 波苏埃鲁(Sydney Possuelo)表示:「基于政府未及时采取行动;ぴ∶癫柯,我认为需要将这种可能性列入考量。 」波苏埃鲁是促使巴西政府立法防止外人进入未接触部落的主要推手之一,尽管波索纳洛总统曾公开表示要让这些部落融入社会并开发他们的土地资源,但这项长期以来的政策目前仍然有效。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神秘的地球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巴西 亚马逊
京东彩票平台注册